鲁迅先生,对不住了

孔乙己是站着工作而不摸鱼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。穿的虽然是格子衫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渗透挖洞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孔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上大人孔乙己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孔乙己。孔乙己一到公司,所有摸鱼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又在认真工作了!”他不回答,对项目经理说,“整俩网站,我只用burp。”便排出电脑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进别人蜜罐了!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渗透政府网站,被吊着打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渗透不能算偷……渗透!……技术人的事,能算偷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内网打穿”,什么“sql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本图文内容来源于网友网络收集整理提供,作为学习参考使用,版权属于原作者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